Warning: assert(): Assertion failed in /www/wwwroot/jyjy123.com/wp-content/themes/jyjy123/header.php on line 1
捐衣回收箱里的衣服是捐了还是卖了 | 鲸鱼捐衣网
收藏我们,常来看看
Ctrl+D

捐衣回收箱里的衣服是捐了还是卖了

 

浙江在线04月02日讯 日前,杭州多家媒体对杭州申奇回收连锁公司旧衣回收箱所回收的衣物去向做了跟踪调查,结果显示,该公司所回收的衣服去向并未像其对外宣传的那样———进行分拣,筛选符合捐赠标准的衣物,剩余的进行再生资源回收利用,而是一股脑地出售给了江苏的一家旧衣回收厂。

本报曾在今年1月对本市旧衣回收箱市场做过一次连续报道,而“申奇”事件的发酵,使人们再次将目光对准了放在小区里那些各式各样的旧衣回收箱,放进去的衣服是捐了还是卖了?

奉化市民:“申奇骗人,衣服拿去卖!”

据了解,本次事件的主角———杭州申奇回收连锁公司(下文简称申奇)在去年9月时在奉化市、鄞州区各投放了30余只箱子。其在奉化市布箱时,曾与奉化市慈善总会义工分会合作,义工分会为倡导单位,申奇为服务单位。慈善义工帮助其与社区联系,协调安放位置等事宜;回收、运输、分拣、消毒、再生、捐赠都由申奇负责。在奉化市放置的箱体上,印有合作口号“节俭养德、积善惜福”和各自的分工,义工分会也与申奇公司签订过合作协议。
“如发现申奇有违法行为,或没有践行公益行为,我们约定可以没收其回收箱。”奉化市慈善总会义工分会副秘书长谢友建说,“但其运输、分拣、消毒都需要成本,所以我们允许其产生微薄利润。而目前我们正在要求申奇公司提供在奉化市的运营情况与财务明细,之后决定是否与其解除合作。”
由于慈善义工的参与,许多居民主观认为申奇是公益的,放在回收箱中的衣服应该拿去捐赠,而此次媒体曝光申奇将回收的衣物出售营利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
在奉化某社区,有居民在申奇的回收箱上写下了“申奇骗人,衣服拿去卖!”的字样。
奉化慈善义工何美蓉说:“如果是企业行为就要跟老百姓说清楚,让大家自己选择是否将旧衣物放入箱子,也不要跟慈善义工谈合作。我就觉得申奇这样做,多少有些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申奇公司:与义工合作只为业务进社区

昨天,记者终于联系上了申奇公司的负责人李震。李震首先承认了其公司在衣物清运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现象。昨天在杭州进行的记者发布会上,申奇公司也公开表示,2015年1月至2016年3月回收71448件衣服,捐赠青海等地区800件衣服,捐赠的衣服数量占上述回收衣物总量的5%至10%左右,90%以上会出售给回收纺织品产业链下游的厂家。据调查,这个捐赠率与宁波旧衣物回收企业基本一致。
申奇本身就是一家做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企业,旧衣回收是他们公司的一项经营业务,那为何在奉化市,他们要向义工分会寻求合作呢?
根据《物权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企业在小区开展经营性行为,应当经过专有部分占建筑总面积过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过半的业主同意。
申奇与义工分会合作是否想省去这个环节,从而尽快进入社区摆放箱子并博取居民信任呢?
李震默认了这一点,他认为,回收旧衣服最好的做法就是进行金钱交易,居民将不要的废旧纺织品卖给回收者,但在具体操作中有难度,企业想省去一些麻烦。

市慈善总会:公益与生意不能混淆

在今年一月份,宁波“衣可生”再生资源回收公司也曾在其旧衣回收箱正面印上了“公益”等字眼,试图混淆视听。在媒体报道后,市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了规范,只留下了垃圾分类的字样。
“现在想来最初做法并不明智,让市民误解了申奇的企业属性。下一步我们一定会向广大市民明确申奇垃圾分类、废旧纺织品回收的本质。”他说,“垃圾分类、废旧纺织品回收是政府极力倡导的,也是一个大趋势。”
宁波市垃圾分类办副主任胡柳曾告诉记者,在2014年之前,我市旧纺织品基本由民政局收集捐赠到各贫困地区为主,但随着经济的日益发达,旧纺织品的回收处理成为垃圾难题。因此,无论是企业还是公益组织投入到这个市场中,都有利于推进垃圾分类事业,为市民提供服务,为政府减轻负担。
宁波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陈海英表示:“回收旧衣物企业从事的是垃圾分类工作,如果他将符合条件的衣物捐赠是件好事,值得鼓励。但这中间有一个本末问题,公益与生意不能混淆,不能把捐赠的事情当幌子,应当明明白白告诉居民其经营本质。”

行业现状:一边亏损一边扩大规模

据记者走访发现,宁波市场通过投放箱体回收旧衣物的企业和组织除申奇外一共7家,其中“衣再生”与“衣重生”是在辖区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民办非企业组织,“小蚂蚁”为市垃圾分类办牵头放置的,剩余的均为再生资源回收企业。
在这7家中,“衣可生”和“衣再生”规模最大。目前,衣可生在全市放置了900个左右的箱子,总经理屈金涛表示,目前总计回收旧纺织品约95000公斤,符合捐赠条件18000件,占总量的5%左右,已经捐出10000件。剩余的会被处理成再生原料,出售给河南、江苏的工厂,以生产地毯、衣物等产品。价格约400~500元/吨。
而“衣再生”目前放置箱体600余个,主要集中在江东和海曙,作为民非组织,他们目前上报民政部门的捐赠衣物数量为12000件。负责人陈兴宽介绍,今年1月时,该组织的箱子频频被撬。近阶段得到派出所民警与民政部门大力支持后,被盗情况明显好转,目前回收工作有序进行。
“年底,民政部门将会对衣再生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到时希望媒体能够继续监督。”陈兴宽说。
但问到目前的盈亏状况,这两家规模最大的旧衣回收箱企业(组织)一致表示还在持续亏损。
亏损为什么还要继续大面积投放箱子?为什么要继续从事这个行业呢?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他曾做过市场分析,以目前的投放密度,想在宁波这样的城市达到收支平衡,需要投放1000个左右的箱子。规模越大,盈利的概率越大。这一观点,也得到申奇公司李震的同意。
此外,衣可生的负责人屈金涛也曾向记者透露过他的想法。
“为什么亏损还要继续做下去呢?一来是看好这个行业的前景。二来,垃圾分类是大趋势,而其中的细分市场很多,废旧纺织品只是其中之一,我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在做市场布局,下一步还可能进入废旧玻璃、废旧塑料回收等领域。”

投放社区:箱子模式存在弊端

据了解,回收旧衣物采用的箱子模式是2013年底时上海一家公司首创的,申奇是首批引进者,于2014年4月开始在杭州投放,宁波开始出现箱子是在2015年上半年。
宁波市供销社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此前,居民家中不满足捐赠条件的旧衣物有两种流通路径,一是出售给个体废品回收者(宁波人俗称“破烂王”),二是直接丢到垃圾桶,经济价值不高的衣物就是到了垃圾焚烧炉,这些衣服难以分解,给填埋、焚烧带来很大麻烦。
这种原始的“产业链”无法全面回收废旧纺织品,于是箱子模式应运而生。但就业内人士分析在目前这个没有行业标准,没有明确相关法律法规的市场中,箱子模式存在几大弊端。
首先,由于我市很多小区的业委会职能不够完善,箱子进入社区的渠道与合法性不能得到保证。1月时,“衣可生、“衣再生”两家为“抢地盘”,在海曙区西门、南门等街道发生过胡乱放置箱子的乱象。
其次,当企业(组织)运营管理出现状况,衣服堆积在箱子中没有及时清运,又或居民将衣物放在箱外,影响小区环境。如果企业一旦倒闭,箱子处理又成为业主的负担。
“如果箱子没人管了,我们还要请物业公司清理。”联南社区的社工董慧燕说。
而箱子放在小区中,还容易招人“惦记”,衣再生、衣可生的旧衣回收箱曾多次被撬,即对企业经营造成了损失,又使小区治安受到影响。

主管部门:正在摸索新模式

据了解,市供销社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也在摸索新模式。
“我们准备推出一款移动端的应用软件,建立一个云互联平台,当市民家中有旧衣物需要回收时,从云端选择回收企业。回收价格、数量、时间都可以在平台上进行确认。一来省去箱子的麻烦,二来方便数据的收集。”再生资源管理办负责人郎永琴介绍。
此外,她介绍,从今年年初起,市供销社与垃圾分类办开始着手起草关于如何推进废旧纺织品回收的相关文件,并拟定标准。包括拟定一个废旧纺织品回收企业(组织)考核方法,从而制定出一个回收企业(组织)名录,由各小区与具体物业公司按实际情况与居民意愿挑选回收企业,商讨选址、运营细则,签订相关协议。

 

来源: 东南商报 乐骁立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arning: assert(): Assertion failed in /www/wwwroot/jyjy123.com/wp-content/themes/jyjy123/footer.php on line 1
鲸鱼捐衣网标志